在美前途未卜,TikTok究竟触动了谁的利益?

在美国,TikTok已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心头肉,政府屡次下令:要么禁止使用,要么出售给美国公司。过去五年里,针对TikTok在美国运营的禁令一直存在,但最终都被美国联邦法官以言论自由为由否决。

最近,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压倒性的352对65票通过了两党共同提出的议案,要求字节跳动剥离TikTok,否则将面临全面禁止。众议院将这个“热土”抛给了参议院,等待参议院的表决。此外,拜登总统甚至明确表示,只要提案送到他的桌前,他将毫不犹豫地签署,将其变成法律。然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却表示,参议院目前没有时间对这个提案进行辩论,因为还有其他重要事务需要处理,所以该提案将被搁置一段时间。

美国国内各政治势力正在争夺有利位置,以便在今年的大选中占据上风。如今,TikTok在美国民众中的影响力不可或缺,如果议员们草率行事,可能会招致反噬,甚至可能失去国会席位。

TikTok已经不再是无名小卒

如今的TikTok已经与五年前的版本截然不同,已经完全融入了美国主流社交媒体,并深入到了美国社会各个阶层,特别是年轻人之中。根据Sensor Tower的统计数据,从2018年到2023年,TikTok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3200万、5000万、8400万、1.16亿、1.21亿和1.17亿;目前的用户总数已经达到了1.7亿。从APP下载次数来看,美国TikTok的下载量远超过了美国其他同类社交平台,而全球范围内,TikTok的下载次数也远超过了其美国竞争对手。


2020年,美国政府开始对TikTok进行打压。当时,尽管TikTok的发展势头已经相当强劲,但其活跃用户数量还未达到1亿,因此在美国的影响力尚不及其他竞争对手。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依然试图让美国企业以低价收购TikTok,但遭到了联邦法官的否决。在法庭辩论中,特朗普政府声称禁令不会影响言论自由,因为用户可以在其他平台(如照片墙)上发布和消费相同的内容,其真实用意不言自明。

以2023年为例,在美国下载量排行榜前十名的APP中,Temu(拼多多跨境电商平台)、TikTok、剪影(Capcut)和希音(Shein)名列前茅。美国政府一直打压TikTok的真正目的是以“杀鸡儆猴”的手段,减少美国企业的竞争压力。

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实际上,美国市场上有不少企图模仿TikTok的应用,但真正成功的并不多。社交媒体巨头一直在模仿抖音的短视频制作风格,但却难以赢得用户(尤其是年轻用户)的青睐。这让像照片墙、Facebook和Snapchat等主流平台感到非常恼怒,他们也希望通过政府的干预来吞并TikTok。

TikTok最有价值的无形资产是其推荐算法,这正是美国公司渴望获得的东西。TikTok拥有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能够准确预测用户下一个感兴趣的内容。与此同时,TikTok的系统优于Facebook或Snapchat,因为它深入研究了平台使用情况,考虑了数百个数据点,包括用户浏览的网站、打字方式、键盘节奏和手指特征等。更深层次的价值可能在于TikTok的运营理念。微软旗下的照片墙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似乎更擅长于长时间、高品质的视频,但年轻用户更喜欢TikTok的随性真实感。美国社交媒体走的是传统路线,而抖音则能够容纳各种各样的内容。

TikTok是真正的Web 3.0产品,能够有效协调创作者、音乐人和广告商之间的经济利益,在共享经济模式下实现多方共赢。TikTok专门为未来的明星提供客户经理的服务,无微不至地支持他们,例如技术支持或大学学费资助,以提高他们对平台的忠诚度。TikTok定期向明星创作者介绍哪些标签和特点对平台和广告商更重要,以确保他们的每次播放都能获得高点击率。TikTok还建立了创作者、品牌和音乐人之间的付费合作关系。平台上的明星用户还会收到电子邮件提醒哪些视频类型能够提高他们的流量。这可能是美国社交媒体难以复制的地方,因为他们更倾向于将自己定位为平台,而非内容创作的协调者。

TikTok的成功在于它成为年轻一代的代表性应用软件平台:引领文化品味、孕育热门音乐制作者,以及让新一代明星展示才华的平台。TikTok重新定义了音乐产业、广告业和名利经济。TikTok通过手把手地指导原创作者和艺术爱好者,帮助他们成为新一代社交媒体明星,同时让他们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甚至在美国音乐界,TikTok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TikTok上流行的歌曲能够成为格莱美颁奖典礼的主题曲,有些创作者甚至获得了格莱美提名。因此,TikTok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造星平台,艺术爱好者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进行原创。在2023年的第65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Steve Lacy的《Bad Habit》和Gayle的《ABCDEFG》分别获得了年度歌曲奖;最佳新人奖则颁给了Måneskin、Muni Long、Omar Apollo以及巴西歌手Anitta。


TikTok的命运何去何从?

美国政府对TikTok的指控涉及违反数据隐私、对精神健康造成担忧、传播虚假信息和播放不适内容等问题,可以说是罪名众多。TikTok曾多次面临政治压力。蒙大拿州法院曾阻止政府对TikTok实施禁令,法官认为这可能违反法律,主要涉及言论自由。尽管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指责TikTok可能让中国政府获取美国公民个人信息、监视联邦政府雇员并从事商业间谍活动,但两名联邦法官否决了特朗普签署的行政命令,认为政府试图限制个人言论和信息渠道。

然而,美国政府要禁用TikTok并非易事。首先,联邦法院和最高法院对禁令持反对态度。美国社会普遍认为,政府禁用TikTok与国家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无关,因为美国自身的社交媒体也处理这些数据。其次,今年是大选年,联邦政府体系中所有众议院议员、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和下一任总统都将从大选中产生,考虑到TikTok在美国拥有1.7亿用户,谁都不愿轻易得罪这些年轻用户。特朗普反常地公开支持TikTok,可能是为了争取选民,因为他对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心存不满。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忽视了Facebook上用户的互动和评论,导致与年轻选民疏远,并轻易相信传统媒体的预测。拜登的竞选团队不得不重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甚至于今年2月开设了TikTok账号。最后,在2020年美政府试图禁用TikTok时,许多企业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这一次美国企业基本上保持了沉默,仅有动视暴雪前总裁Bobby Kotick和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表示出了一些兴趣。

目前美国政府对TikTok采取行动的政治风险很高,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大选一结束,时间窗口就会很短,现任政府很难有所作为。但是到了2025年,形势将变得关键,TikTok必须提前做好充分准备,尽管最坏的情况可能出现,但到了2026年中期选举,国会议员们可能会因为同样的原因而不敢过分主张禁用TikTok。

标签
存档
义乌迎来巴黎奥运订单潮:现在下单,要等到五月